全球赛事奖金对比:体育界“性别之争”远没有结束

  2022年2月7日,时隔16年,中国女足再次夺得亚洲杯冠军。中国男足则在不久前惨败越南队,告别卡塔尔世界杯。两者的奖金差异却与战绩相悖,“男女足同工不同酬”因此引发了诸多讨论。

  实际上,这种现象还出现在篮球、高尔夫球等运动的赛事中,但足球领域赛事拥有最大的男女运动员奖金之差——根据最新数据,英格兰足球总会女子超级联赛(下称“女子英超”)和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(下称“英超”)获胜者的奖金差距就超过3亿元人民币。

  这类差距的诞生经常被简单解释为“男性运动观赏性更强”——男性速度、力量和对抗性更强,吸引的赞助更多,收入自然水涨船高。然而,这样的说法往往忽略了不同性别在体育领域的发展、媒体曝光度、政府补贴、商业营销等多重复杂因素的影响。长期的关注度不高是女性运动的一大困境。当我们谈论体育界的“性别之争”时,谈论的也不止于男女的生理差异。

  我们借助BBC调查数据,对比了2014年至2021年,148个大型体育赛事中(注:含无奖金赛事)男女运动员奖金的差异。

  进步的确是存在的。数据显示,2014年,64.2%的体育赛事,男女运动员的奖金收入已无差距;到了2021年,这一比例提升至71.6%,共106个赛事为男女选手提供了等量奖金。

  不过,仍有部分赛事为男运动员提供了更多奖金,比如足球、篮球、高尔夫球、板球等;具体来说,奖金来源包括电视转播、门票销售、特许经营权等。足球与篮球是男女奖金差异最显著的两大领域。女子英超获胜者在2014年时尚无奖金发放,而男子英超获胜者有将近2.1亿元人民币的奖金。根据最新数据,美国职业篮球联赛(NBA)和美国女子篮球联盟(WNBA)总决赛的奖金差距高达2456.9万元,WNBA奖金仅为84万元,NBA则有2540.7万元。

  但奖金只是构成男女运动员收入差距的源头之一,国家队层面的薪酬,也存在男女不同酬的情况。2019年,美国28名女足球员将其雇主美国足协告上法庭,并向其索赔约6600万美元,力争“男女足同工同酬”。美国女足认为,她们表现优异,产生大量利润,但女足球员的收入却只是男足球员的三分之一。美国足协反驳了该指控,认为男女球员的薪酬差异不是受到性别因素影响,而是因为男女足吸金能力不同,并且两队持有不同的集体谈判协议。

  此前,美国男女足吸金能力长期存在差距,但近年来该差距已近消失。美国足协财报显示,自2016财年后,女队贡献接近或超半数的联盟比赛利润;从2016财年至2018财年,女足比男足多贡献了90万美元的利润。在收入方面,根据拿到的美国女足集体谈判协议,男足在一场世界杯预选赛中输球的收入要比女队获胜的收入高出3000美元。此外,赛事奖金进一步拉大了双方的薪酬差距。

  2020年5月,受理该案件的法院驳回了女足的起诉。加州中部地方法院法官克劳斯纳认为,女足提供的文件不足以证明其受到不公正的薪酬待遇。不过这场起诉仍为美国女足赢得部分权益:2021年10月,美国足协和美国女足达成协议,女足将在包机、住宿、场地和人员配置等方面,获得与男足相同的待遇。

  这远不是美国女足追求“同工同酬”的终点,女足目前仍在继续向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提起诉讼。

  从美国男女足的案例中,男性运动观赏性更强因而更具吸金实力的逻辑,显然很难站稳脚跟。但即便美国女足已如此风头无两,为何仍难以与男队获得同等的薪酬待遇?

  2020年,华尔街日报曾邀请三位专家,对男女运动员的收入差距展开讨论,试图解决女性运动的收入困境。圣十字学院体育经济学家维克多·马西森(Victor Matheson)表示,男运动员薪酬更多不能简单归因到市场机制,1990年以来,美国五大男子职业体育联盟已获得 300 亿美元的公共补贴。美国大学生体育协会历史上最成功的垒球教练卡罗尔·哈钦斯(Carol Hutchins)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举例,在密歇根,女子垒球比男子棒球更成功,知名度和受欢迎程度更高,但当男子棒球队参加2019年大学世界大赛时,他们获得的关注却是哈钦斯所在队伍的三倍。

  三位专家都认为,社会各界应当给予女性运动更多的关注。马西森称,想要促进体育界的薪酬平等问题,每个人都能做的事就是成为一名女性运动的粉丝,比如到澳大利亚看2023年女足世界杯,在电视上看WNBA赛事,买一张赛事门票;哈钦斯呼吁媒体增加对女性运动的报道;体育金融专家、旧金山大学经济学家诺拉·阿加(Nola Agha)以WNBA为例,指出尽管媒体报道、政府补贴、赞助收入等方面存在不足,但WNBA依然表现优秀,“想象一下,如果决策者能平衡在不同性别上的投资,那女性运动将会有多成功”。

  公众对女性运动投注的关注度不足,其实是各方角力后的结果。市场调研机构YouGov于2021年访问了13个国家2.5万余名受访者,试图探寻这一现象的成因。调查显示,受访者认为相关的媒体报道较少,是公众不关注女性运动的主因,其次是不了解女性运动团体或运动员,选择女性运动速度较慢、技术水平不高等原因的人数反而相对较少。该调查还询问了受访者认为人们会开始关注女性体育运动的原因,观看国际赛事和支持当地联赛成为首要选项。

  媒体曝光少现象,也出现在此次中国女足亚洲杯比赛的电视转播中。据悉,无论是中国女足击败越南队,晋级亚洲杯4强,亦或是逆转日本队进入决赛时,均没有电视转播。美国南加州大学和普渡大学学者在一项长达30年的研究中发现,在美国ESPN体育中心电视节目和洛杉矶当地三大电视台中,关于男性运动的报道数量远远超过女性运动,比如2019年,无论是在电视、在线或社交媒体上,超八成运动报道与男性有关,女性运动相关报道不足6%。此外,相比男性,女性进入运动领域的时间晚,职业化水平较低,体育赛事的粉丝和观看者更多是男性,这些因素都影响了大众对女性运动的关注度。奥运会各体育项目男女选手的最早参赛时间及历届参赛人数,均透露出女性在运动项目上的弱势地位。历史上,除了艺术体操等个别项目,男性参赛者的人数几乎都多于女性,前者也更早在奥运会上进行比赛。

  近年来,该现象有所好转,多数项目的男女选手人数已趋于一致。但对于女性运动员而言,长期的关注度与话语权缺失,是更难补齐的部分;当女性运动员呼吁“同工同酬”时,她们常常被置于不平等的讨论框架中,因而也很难在拉锯战中占据优势。但作为普通观众的我们,或许可以发扬一下“公平、公正、平等、自由”的体育竞技精神,从关注女性体育赛事和女性运动员开始,让平等的对话更频繁地展开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Post